咨询文库

多地限制教师非正常流动,杭州年底前将对西部山区教师出政策,如何看待此举?将产生哪些影响?

发表时间: 2024-02-01 10:55:57

作者: 徐庆

来源: 迈奇咨询原创

浏览:

多地限制教师非正常流动,杭州年底前将对西部山区教师出政策,如何看待此举?将产生哪些影响?


答:多年一贯制,没有什么新意,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。如果你有勇气走,有的是人来。这个时代,追求稳定、一心一意考公考编的人多的是。

 

虽然离开体制快30年了,但在享受着体制外的动荡和自由时,我仍然忘不了曾经在体制内调动受限的煎熬。

 

大学毕业后,我在一家上市国企集团工作,曾先后在不同政府部门借调过。因为能力突出,我被借调部门领导看上,调动不成,又改成借调;后来因为个人在国家部委借调的经历被国企总经理知道后,借调也不成了,最后因为国企总经理“我有大用”的一句话,我就不得不灰溜溜回到了国企。

 

回到国企的第二年,国企在本市第一个试行合同制改革(那时还没有劳动法,国企也没有劳动合同),允许员工自行联系单位,可以在半年内调离。我兴冲冲一纸辞职报告递上去,被总工压了一个多月,最后人事处长找我谈话,转述总经理的话说“这里不是菜园子门,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我让你走你才可以走。”,

 

国企没有希望(国企集团99年破产,下属上市公司2004年退市),正常流动又不被允许,那时感觉非常郁闷:我本是自由人,凭什么就不让我走了?

 

不过那个时代你真的不敢自己走。一旦自行离开,你就没有了档案,失去了干部身份,体制里是不能混了;体制外也很难,公司法还没有生效,私企都不合法;如果有胆量到异地就业,一顶“盲(目)流(动)”的帽子就跟着你;万一没有办暂住证,随时都会被抓遣送回原籍。

 

尽管两年后我还是辞职了,但在辞职前我也反反复复为即将失去的干部身份纠结过三个月,那时很痛苦地感受到青春在无谓的限制中浪费了;思想在体制的纠缠中冻结。只是身在体制中,因了思想的禁锢,似乎没有选择。后来到了体制外慢慢适应下来,才发现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”,曾经以为的艰难其实不算艰难,但当时走出那一步还是无比好艰难。有时候常想,如果没有体制内的那段经历,思想更为开放,或许我会走得更远。但不幸的是,没有如果……

 

时代变化得很快,中国进WTO20多年了。公司法生效也30年了,劳动法95年生效,劳动合同法还修改过几次,体制外的环境一点点变好;但体制还是那样,对人才的限制还是那样,什么也没改变,不过最大的好处是,除了体制内,年轻人还有体制外更大的世界可以选择。只要你愿意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

 

如果留恋体制内的稳定和“安全”,和现状和平相处,可能就是体制内年轻人最好的选择了。你当然可以抱怨,但和庞大的体制相比,小螺丝钉们的呻吟又算得什么呢?只要留下来就行,牢骚尽管发。你本来是可以选择不进体制的,但既然进了,就不得不接受它的约束。

 

有所得,必有所失。芸芸众生,喜欢体制的人还是大有人在,你走了,有的是人来;谁又在乎你呢?

0
你的喜欢,就是我坚持写下去的能量器
好文推荐
已有0人推荐
文章推荐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
鄂ICP备11011478号